全心打造中國翻譯第一品牌
  今天是 。歡迎致電浩蘭翻譯,我們將竭誠為您服務!
用戶名
密碼
翻 譯 業 務 類 型
 

法語翻譯 | 法語翻譯論壇

本公司的法語翻譯主要來自于國內外名校的專家學者,他們大多都有碩博士學位,并在各自的法語翻譯領域有丰富的翻譯經驗。本翻譯公司法語翻譯人員都經過嚴格測試,大多有海外背景,具有良好的法語翻譯能力。BBC翻譯網法語翻譯項目部成員對法語翻譯的文化背景、語言習慣、專業朮語等有深入的把握。本翻譯公司為每位法語翻譯客戶提供質量最高、速度最快的法語翻譯及本地化服務。本翻譯公司憑借嚴格的質量控制體系、規范化的運作流程和獨特的審核 標准已為各組織機構及來自全球的公司和科研院所、出版社提供了高水准的翻譯服務,多家跨國公司和科研院所還簽定了長期合作協議。

法語翻譯質量控制:
質量是企業生存和發展的根本,為確保法語翻譯的准確性,本公司采取了以下措施:
一、龐大的法語翻譯團隊保証各類法語翻譯稿件均由專業人士擔任。
二、規范化的法語翻譯流程。從獲得資料的開始到交稿全過程進行質量的嚴格控制。
三、及時組建若干翻譯小組,分析各項要求,統一專業詞匯,確定語言風格,譯文格式要求。
四、法語翻譯從初稿的完成到統稿均有嚴格的語言和專業技朮雙重校對。
五、長期招募法語翻譯界的精英和高手,不斷補充本公司的法語翻譯人才庫。

法語翻譯項目組構成:
項目執行(Execution)
翻譯(Translation)
編輯(Editing)
校對(Profreading)
質量控制(Quality Assurance)

法語翻譯硬件及軟件等技朮配備:
一、制作部配備有先進的計算機處理設備,多台掃描儀、打印機、光盤刻錄機、寬帶網絡接入、公司擁有獨立的服務器,各項領先技朮確保所有文件系統化處理和全球同步傳輸。
二、全球多語系統保証提供法語電子文檔翻譯件。Windows 系列各種操作平台,Office 系列軟件的熟練運用。Photoshop、Freehand、Framemaker、Pagemaker、Acrobat、CorelDarw 等軟件制圖排版及設計,充分滿足客戶對稿件各種格式的要求。
三、不斷探索最新的技朮成果并運用到法語翻譯中,從而提高法語翻譯的質量和效率。

背景知識 --- 法語簡介 --- 免費在線翻譯
法語是法國(約5000萬人口)、摩納哥及盧森堡(各約2.5萬人說法語)的官方、社會和文學語言。在比利時,講法語的居民約500萬,法語是兩種并存的正式語言之一,也是文學創作的語言。在瑞士,法語只通行于西部諸州(約150萬人口)﹔此外也通行于英國的海峽群島(約10萬人口)。

西半球方面,法語是海地共和國的官方語言和文學用語(約450萬人,但至少有400萬操夾雜土語的法文)﹔在加拿大,英語和法語都是正式通用的語言,至少有500萬人口講法語,主要分布在魁北克省,日常生活以法語交談。法語亦是法國屬地的官方語言,如法屬圭亞那、馬丁尼克島、哥德洛普和密啟倫群島,總人口約有10萬。
非洲講法語的人口至少有700萬。法語在高棉是官方語言之一,在寮國和越南也相當通行,總人口至少有50萬,法語成為許多國家教育體制內足以與英語相匹敵的第二外國語。在歐洲、北美和南美,甚至亞非兩洲許多國家內,至少又2500萬人以法語為第二外國語,而且能說寫流利。

法語有大量的方言。巴黎和近郊使用的法蘭西語成為宮廷通用的語言,最后發展成標准語言。法語的其它主要方言包括瓦隆語(Walloon,主要分布在比利時)、皮克第語、諾曼語、洛林語、香檳語、安茹語(Angerin)及勃艮第語。這些方言合起來稱為普羅文斯方言,大抵在法國南部及臨近地區使用,包括普羅文斯(隆河以東)、蘭多克(隆河以西)、利穆桑(Limousin)、奧文尼及加斯科尼。

法語起源

源自拉丁語

法語為羅曼語系河印歐語族的一支,起源自拉丁文。在羅馬人征服與拉丁文引進之前,高盧似乎一直是講塞爾特語的地區。高盧語系也成為塞爾特語族的第三分支,與戈伊迪利語系(愛爾蘭語、蘇格蘭蓋爾語、曼克斯語)及布里索尼語系(威爾士語、康瓦爾語、布里坦尼語)并列。

阿爾卑斯山外的高盧(及今東普羅文斯區)在西元前二世紀末落入羅馬統治,愷撒于西元前51年完全統一高盧。高盧人逐漸放棄其塞爾特語,而學習統治者使用的拉丁文。這些高盧人就是后來所知的 高盧-羅馬人,它們所說的拉丁語和意大利語稍有不同。

羅馬人帶給高盧的拉丁文和當時羅馬大作家所用的文言拉丁文稍有不同。前者是一種相當普遍、有點俚語化的拉丁文,現今只有少許文字記錄保留。法語和其它所有羅曼諸語就是從這種軍隊和販夫走卒使用之通俗拉丁文起源的。這種通俗拉丁文在高盧被征服之前,已受到非拉丁語言的影響。基督教由帝國東部向西傳播,增加更多的外來成分,尤其深受用來書寫新約聖經的希臘文影響。

在同時,已經普及于西方的通俗拉丁文發生了音韻和構詞上的變化,其中主要有一重音規律。將重音的元音延長,非重音的元音及某些子音縮短并減弱,此種變化最后導致拉丁語音體系完全重整。此種語言本身內部所發生的變化很可能因日耳曼人在西元五世紀的入侵而加強,此次入侵將操日耳曼語的哥德人和法蘭克人帶入西羅馬帝國,而強烈的重音正是這些語言的特色。雖然入侵的日耳曼人几乎普遍采用帝國所使用的通俗拉丁文,但它們也大量注入單字,甚至帶來句法上的重新調整。日耳曼人所帶來的這些影響,有的成為單獨几個羅曼語系的區域特色,有些則被普遍采用。被普遍采用的有羅盤上的指標--nord(北)sud(南)est(東)ouest(西)。

所有跡象指出,西羅馬帝國滅亡后所保留下來的通俗拉丁文仍保有完整體系,并且分散進入經濟或政治上的獨立單位。然而,也有跡象顯示,語言變化在不同新興國家內的進行速度逐漸不同,而事實上,法國(即取代高盧的新"法蘭克王國")至少在音變方面,是語言演變上的先驅。

法國是第一個自覺在教堂禮拜及官方文件中使用的拉丁文與群眾使用的新語言間有明顯差距的羅曼語系國家。查里曼大帝于西元813年明確划分拉丁語和通俗羅曼語,并促使教堂在禮拜中使用后者,方便民眾了解。西元842年,第一部以法語書寫的文件"斯特拉斯堡宣誓"出現(西班牙文和意大利文直到百年之后才有成文作品出現)。

古法語時期

西元九至十四世紀間所講的古法語有某些重要的構詞特色,使之與先前的古典及通俗拉丁文不同,又使之與最后成為今日標准法語的語言迥異。這些特色中,主要使雙格位系統的出現。這兩種格位指的是陽性名詞和形容詞所呈現的主格(主詞)和斜格(受詞),是由拉丁文的六種格位發展而來(現代法語是單格位形式)。古法語主格(拉丁文主格和呼格的合并)與斜格(拉丁文所有格、間接受格、直接受格和奪格的合并)之差異,主要在字尾有無詞形變化詞尾-s,這個s在古法語由明顯地發出音來。拉丁文murus產生古法文murs,而muri、murum、muro則合并為mur。就復數形態而言,muri成為mur,而muros、muris則合并為murs。主格單數與斜格復數及主格復數與斜格單數是由定冠詞或某些類似的修飾語(指示詞或所有格形容詞)來區分的。結果,li murs意思是"牆"(主詞)﹔le mur"牆"(動詞或介詞的受詞)﹔li mur"牆(復數)"(主詞)﹔以及les murs"牆(復數)"(受詞)。這種主、受詞間形式的不同,賦予古法語詞序上的自由,這是現代法語所沒有的。

然而,隨著這種構詞上相對的固定而來的是音韻上加強變化,這種變化在整個古法語時期一直快速進行。拉丁文開放音節的非固定讀重音母音大多會經過一種雙元音化的加強變化(拉丁文的me變成mei、moi,最先念moy(重音在o上),后來念moe(重音在o上)、moe(重音在e上)、mwe(重音在e上),最后念mwa(重音在a上)。拉丁文的非重音節母音,除非在第一音節,否則會變弱,通常還會完全消失掉(videt變成veit,稍后又變成voit﹔五個音節的monasterium縮減為兩個音節的mostier)。兩元音間的破裂輔音也同樣容易轉弱,甚至完全消失(通俗拉丁語potere,現在仍完整保留于意大利語中,變成podier、poeir、pooir,然后又在兩個連接的母音間插入v,變成pouroir﹔拉丁文的portata, 則變成portede,portee)。拉丁文的軟 音在某些情況下,比其它羅曼語系更容易 化(caballum變成cheval﹔比較西班牙文caballo,意大利文cavallo)。古法文改變其動詞結構的程度大致和其它同樣源于拉丁文的語言差不多,然而,法語劇烈的語音改變,卻給人以改變程度較劇的第一印象(比較拉丁文的amare和意大利文的amare、西班牙文的amar與法文的aimer﹔拉丁文的recipere、意大利文ricevere、西班牙文recibir與法文recevoir)。

法文也創造了一系列的新指示形容-代名詞,將ecce或hic與ille和iste結合,產生中世紀的icil、icist,其斜格成為現代法文的指示代名詞celui、celle、ceux、celles,與指示形容詞ce、cet、cette、ces。另外也創作了兩系列的所有格﹔其一源自拉丁文的meum、tuum等,最后變成所有格代名詞le mien、le tien﹔另一組源自通俗拉丁文的mum、tum,結果產生所有格形容詞mon、ton。

古法語的拼字起初能相當正確地反映出當時發音,然而后來發音逐漸改變,而拼字卻保留原樣,因此現已不能正確地反映發音,這和發生在英語的情形是平行的。

現代法語的出現

大約從十三世紀持續到整個十四世紀,法語有一項主要的構詞變化,那就是雙變格為系統轉為現今法文形容詞和名詞的格位體系。到十五世紀,就構詞和句法而言,法文已大抵呈現現在的光景。然而外來的影響仍人可見。權利逐漸集中于皇室,意味著以法蘭西方言為基礎的宮廷方言開始將其它方言擠出官方和文學應用語之門外。更有甚者,語言固定落于政治家、學者、作家等堅持將語言標准化及凍結的認識的影響之下。十六世紀,法文取代拉丁文而成為官方文件使用的語言。

至今仍有如貝萊(Joachim du Bellay)等作家,視法文為可與古代最好語言媲美、用語表達最崇高理想的語言。如果現存的法語資源不足,可向拉丁、希臘和當代語言,甚至從法文本身的方言借用。然而借用似乎已有過多的傾向。因此,文法學家與用語純化論者如馬萊伯人(Francois de Malherbe)試圖匡正過度擴充之弊。他們的做法是,設立几乎完全是任意而武斷的正確用法。

1582年,意大利創立最早的現代語言學院,目的在規范良好的使用方法。1635年,法國也效法跟進。自此,法語比其它歐洲主要語言要遵守更多標准,這點再加上法文在軍事、政治和經濟方面地位的提高,導致法文成為文明世界中的國際優勢語言,于18世紀末、十九世紀初達到最輝煌的時期,現在仍保有相當程度的優勢。

外來影響

根據某些批評家指出,法語的"純粹性"如今正因為英語的輸入數量漸增而收到威脅。這些批評家認為,當代的法語使用者借用現代法文中很好而且語意相等的字或措辭。現代法文中的英文單字包括stewardess(空中小姐)、gadget(小機件)、sexy(性感的)、blue jeans(牛仔褲)、party(舞會)、glamorous(迷人的)、parking(停車)、hot dog(熱狗)、drugstore(藥房、雜貨店)以及weekend(周末)﹔此外,還有組合語如shopping-libre(超級市場)及self-beaute(自己在家燙發)等。

事實上,法文從來就不是一個"純粹性"語言。一項對大約5000個法文字跟的研究報道指出,其中大約2000字以上源自拉丁文﹔1000字以上源自希臘文﹔750字源自日爾曼語(包括從德文、荷蘭文、斯堪的那維亞文,尤其是英文借入的字)﹔大約有100字源自塞爾特語,400字以上源自其它羅曼語系(意大利文、西班牙文、葡萄牙文)﹔200字源自閃語系(阿拉伯語、希伯萊語、亞蘭語)﹔還有200字源自其它(斯拉夫語、東方語、斐語、波里尼西亞語、美國印地安語)。另一方面,法文也對其它語言有驚人的影響與貢獻。因此,兩方面是否能扯平,著實令人懷疑。

法文對其它語言與文化的影響
只有希臘文和拉丁文,因其字根形成現代國際科學字匯基礎,故能在面對西方文化的沖擊時凌駕于法文之上。法文本身將數千個拉丁和希臘單字傳給英文、荷蘭文和德文等歐洲語言,接著這些語言又將之傳入斯拉夫語、東方與非洲語言。在十七世紀末到十九世紀期間,法國文明就等于歐洲文明,而法文也真正成為全歐各國文人階級的國際語言。

結果,現在可在歐洲各語言中發現大量的法文﹔亞、非兩洲的語言則可發現少量與法語的混合語。瑞典文一般表示"再見"是用adj?(源自法文adieu)﹔荷蘭文用krant(源自法文courant)來指"報紙"﹔俄文的軍事用語中,有很多字如soldat與leitenant,是直接從法文soldat(士兵)和lieutenant(中尉)借來的﹔法文滲透入俄文每日用詞的例子有restoran與shofyor,源自法文restaurant(餐廳)和chauffeur(司機)。法文借字有時常常有效地隱藏于其他羅曼語系內﹔意大利文com 與gioia源自法文commode(舒服的、方便的)與joie(歡樂)。

法文措辭完全國際化而出現于大多數歐洲語言的這種例子,數目相當龐大:consmm (肉湯)、menu(菜單)、a、 la carte(照菜單點菜)、blase、(感覺麻木的)、garage(車庫)、d but(初演)、sabotage(怠工)、foyer(劇場休息室)、blouse(上衫)、collage(美朮拼貼)以及fugue(遁走曲)。

英文從法文借的字相當多,法文單字大量傾入英文開始于1066年諾曼人征服。諾曼征服之后二百年,法文諾曼語方言的分支,也就是盎格魯諾曼語,是英國宮廷的官方和文學用語。當文學用的英語因喬叟(Chaucer)的作品而成功地再度出現時,英文已經和法文借字嚴重地混合了。早期的這些法國借字,其特色在于將這些字完全改為英文發音,因而常常辨認不出來。其中有屬于宮廷和政府行政的單字--tax(稅)、mayor(市長)、mercy(慈悲)、accuse(控訴)、just(正義)﹔屬于宗教--pray(禱告)、saint(聖徒)、faith(信仰)﹔屬于軍事--army(軍隊)、navy(海軍)、battle(戰役)﹔屬于服裝--robe(長袍)、coat(外套)、dress(禮服)﹔屬于食物--dinner(晚餐)、beef(牛肉)、biscuit(餅干)、cream(奶油)、salad(沙拉)、pastry(面粉糕餅)﹔屬于住家--table(桌子)、closet(柜廚)、porch(大門)﹔屬于鄉村和城鎮--cattle(牲畜)、village(村落)、city(城市)﹔屬于藝朮與技朮--dance(舞蹈)、paper(紙)、engine(引擎)﹔屬于貿易--cost(經費)、price(價格)、market(市場)﹔以及屬于情感--pain(痛苦)、joy(歡樂)、rage(憤怒)等的用字。

其他源自盎格魯諾曼語或古法語而普受使用的名詞、形容詞和動詞包括face(臉)、nice(美好)、sure(確定)、please(請求)、marry(結婚)、gentle(溫和)、honest(誠實)、cover(覆蓋)、excuse(原諒)﹔常用的副詞有very(非常)﹔還有感嘆詞,入alas(哎!)。法文的字尾,如voyage(航行)、message(訊息)、language(語言)中的-age,以及employee(雇主)、referee(裁判)中的-ee,也都加入英文。這種變化一直持續到進入文藝復興甚至以后的時期,稍后出現的字形有sumptuous(奢侈的)、brunette(淺黑色的皮膚)、canteen(軍中福利社)、prestige(威望)。許多來自早期拓荒者使用的法文字直接傳入美洲殖民地使用的英文中,入butte(小山岡)、levee(堤壩)、portage(一段無法航行的水道)、prairie(大草原)。


浩蘭翻譯

| 企業郵局 | 企業榮譽 | 信息反饋在線訂單網上應聘聯系我們 | 收藏本站 |

Copyright 浩蘭翻譯

中國﹒上海
電話:0086-21-54953255/54953256/54953259
傳真:0086-21-54953259(廣告勿擾)
電郵:info#hotlantrans.com


310112000785404

滬ICP備07001128